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破解日寇二戰時在東北用菱鎂修建的炮樓配方

2013-08-25 11:04:32      點擊:

    撫順炮樓經60多年的酷暑嚴冬風吹雨淋表麵毫無粉化龜裂返鹵泛堿跡象,整體結構完整無損,材料的內部組織密實堅硬,對敲打下的碎塊又重新進行極為苛刻的多次凍融試驗後其結果仍強於現在市場上的菱鎂製品,其穩定的理化性能已經超出我們對菱鎂材料的常規認識,這不能不說是菱鎂技術的一個奇跡。

    經分析得知:炮樓的膠凝材料以輕燒鎂為主,骨料以河沙為主,河沙的粒徑級配完全為天然狀態;材料中無氯離子殘餘,無有機改性物質,碎塊斷口呈貝殼狀,抗壓強度仍達到60兆帕以上。

顯微鏡下內部組織結構綜合分析其配方特點如下:

1、膠凝材料中輕燒鎂用促凝劑的選擇及用量科學準確,這一點從根本上保證了固化物的化學穩定性;

2、填料的選擇不但有輔助膠凝的作用,同時還可吸收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氣體,二氧化碳氣體對固化物產生了一種滲碳效應,因而獲得了長效的抗水功能;

3、骨料就地取材,使用的就是河砂,灰砂比和粒徑級配基本合乎當今混凝土配比要求;

4、未使用改性劑

5、固化物中未發現混合料澆築後因水化熱反應而產生的應力效應開裂。

配方設計至捷至簡。

    設計者深諳當時稱為索瑞爾水泥的特殊規律,高屋建瓴地抓住並解決菱鎂製品不耐水的主要矛盾,進而信手拈來彈指成活!無論當時的設計者是怎樣的日本工程師抑或是中國工程師,見到他(他們)今天存世製品所涵蓋的菱鎂技術價值著實讓人愧歎弗如!

    今天,我們的菱鎂技術發展了。我們可以用它仿石仿木仿瓷,做平板做波紋做管做罐做浮雕透雕;人住的房子,房子上的門,房間的隔斷,牆裏的煙管,牆外的裝飾,地下的通風管,客廳裏的家具、睡覺的床、床頭的浮雕;家畜家禽的圈舍,圈舍裏的食槽;水上漂的小船,地下巷道裏的撐木;發了泡讓它保溫,卷成棒讓它支大棚,拍成餅讓它當窨井蓋,加上色讓它光鮮亮麗,貼上膜任意高光亞光,言而簡之這材料好得幾乎用到了我們生產生活的各個方麵。

    我們首先要承認,今天的技術手段可以讓我們把材料中的分子量化,也可以獲得製品的各項理化指標,為了耐老化,為了抗水我們研製了各種各樣的改性劑、添加劑、抗鹵劑、抗水劑、品種多的不勝枚舉。這些劑也在不同程度上改善了製品的理化性能,彌補了一些性能上的缺陷。但我們還是要問:用上最好的劑,60年以後你的產品還能保有60兆帕以上的強度嗎?回頭看一眼:這也就是頭幾年的事情:菱鎂瓦上房剛幾個月,不但漏雨還能透過房頂看星星;菱鎂板裝到牆上今天出汗,明天開縫,後天翹邊,到了大後天中間鼓起了個大肚子;菱鎂沼氣池頂上,副市長正在召開現場會大力推廣,噗的一聲,一股煙塵,人沒了,副市長踩碎了沼氣池掉進去了;下雪了,沈陽周邊的大棚壓塌了,沒下雪,大棚也塌了,原來是菱鎂大棚杆。用戶納悶了----裝上的時候一根杆上可以承三個人的重,一秋一冬的功夫,現在用手一拈:成粉了!還有那菱鎂板材,丟人丟到了非洲,還是援建項目------何之故?隻顧得上汗顏!你可以不泥古,但卻不可以不師古。師古者是為了學會怎樣把握事物的基本規律。60年前的技術有價值嗎?有!它把握了材料的基本特性,這是一個紮紮實實的基礎,有了這個基礎你才可以使出解數飛揚才華創新發展,這是鐵律! 1867年發明氯氧鎂水泥,1932年有了氧化鎂、氯化鎂、水的配比通用方程式。但是這個通用方程式中並沒有列入氧化鎂的活性的量,也就是參與反應的活性鎂的量是個當時科技水平不可求的未知數。那麽,我們用今天的技術足可以判定這個通用式的結果依然是不確定的,即使獲得了穩定的固化物也帶有一定的偶然性。可是,炮樓的設計者會靠撞大運去設計配方嗎?可以肯定地說:這是不可能的!

    我們回頭看兩樣更久遠的固化物-------公元2000多年前,古羅馬用石灰和天然火山灰混合物配製的混凝土建造了萬神廟、渡水槽、倉庫、浴場等建築,萬神廟和渡槽因幸免於戰火一直保存至今。公元14年羅馬建造的那不勒斯海港,使用的也是石灰和火山灰,那數百米長的海堤經受了兩千多年的海水衝刷至今卻完好無損,無一裂縫。他們的配方設計靠的是什麽?我們今天隻能說他們靠的是對材料性質的深刻理解,是對材料與材料之間互融互克相溶相補的把握。

    炮樓的配方設計就是這樣。我們知道,到了1976年才發現了菱鎂製品中的穩定相5.1.8相,然後才鎖定了氧化鎂氯化鎂和水的配比的摩爾比值,又後來才有了各種改性劑,我們才能夠通過把握氧化鎂的活性和氯化鎂準確使用量生產出質量穩定的產品。而在這之前完全是靠礦物質材料之間的相互作用實現的,加入量把握得準了與我們今天的改性劑比較起來生產出的產品可能更穩定,這取決於礦物質材料本身的穩定性,更應看作是一種治本之法-------這就是60多年前的炮樓,2000多年前的(石灰,火山灰)海堤的配方答案。過去燒瓷靠看火,可能都讀不出溫度值,但燒成的瓷器普天下叫絕;今天的傳感器可以把溫度值顯示到小數點以後,當然也在產出著璀璨的精品。不能忽略的是,今天溫度值的確定卻來源於昨天的看火!可以理解為:同工異曲殊途同歸,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技術特征;更應理解為科學的特征是不斷深入地向前發展。

    所以我們今天的技術特征更簡潔更直接更便於廣泛應用結果更準確。我們多數廠家正是因為運用了這些帶有時代特征的技術才有了質量穩定的產品。不過,我們同時也看到了產品質量應該提升,也可以提升的偌大空間-------菱鎂板材:資料顯示,在國內已經有了上千個廠家。

    原因主要是兩點,一是(還是)穩定性問題;在解決了返鹵泛霜抗水之後線性的微量膨脹收縮幾乎是通病;二是板材中有玻纖布,工人在鋸割時身體發癢,僅此一弊,市場大打折扣。這兩個問題怎樣解決?穩定性問題完全可以通過礦物質材料的添加和輕質填料的預處理解決;板材如果進入裝修市場,用玻璃纖維無疑影響銷量,解決的方法有兩種:預處理玻纖布,增加膠凝材料對它的握裹力,使鋸割時粉末比重增加,減少纖維飛揚;另外,現在市場上新的纖維有多種,完全可以替代纖維絲和玻纖布,替代後的成本與玻璃纖維相差無幾。其他菱鎂製品:如馬路磚、內外牆裝飾浮雕、仿砂岩、井蓋、大棚杆等,這一類製品質量差距較大,可以說是良莠不齊,除了有板材的質量缺陷以外,在強度上還應提高。實踐證明:菱鎂製品完全可以做到120兆帕以上,達到這個強度隻需常規材料,隻是在養護的環境控製上要求高一些。製品達到這個強度外觀的石質化、瓷質化的程度很高,菱鎂材料的很多缺陷也隨之得到改善。菱鎂是對我們有著巨大誘惑力的材料,菱鎂製品可以為人們創造巨大的財富。今天從昨天走來,我們對菱鎂材料認識得更清楚了。多麽希望我們的廠家對菱鎂材料基本規律的把握洞若觀火而不是管中窺豹。質量穩定的產品和像荷蘭、日本、德國、意大利那樣的以菱鎂產品為主的大公司也同樣可以在國內成長起來,菱鎂一定可以在我們這個時代打上一個可靠的良好的烙印!